成都勞動法律師:勞動者在離職證明上的簽字具有放棄民事權利的意思表示嗎?

日期:2023-10-27 13:29:42 作者:fuli 瀏覽: 查看評論 加入收藏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四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規定,判決:

一、教育科技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高某2017年6月至2018年8月期間的加班工資差額30464.19元;

二、駁回高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三、駁回教育科技公司的訴訟請求。

高某、教育科技公司均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就高某在離職證明存根上的簽字,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的相關規定可見,首先,離職證明是用人單位在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時向勞動者出具的證明。其次,由用人單位為勞動者及時出具離職證明,是勞動合同法加于用人單位的法定義務,離職證明基本上由用人單位單方制作,其具體內容往往亦未經與勞動者協商一致達成。因此,離職證明應當載明的只是有關雙方勞動合同履行的基本信息,這些信息具有易于證明、不容易起爭議的特點。如果僅因勞動者的簽字,就將其理解成雙方的合意甚至是勞動者的單方承諾,進而認定勞動者已經與用人單位結清了債權債務或者單方拋棄了某些權利,那么顯而易見的是:用人單位只要讓勞動者在離職證明上簽字,就輕松地將本屬于其法定義務的出具證明的行為,變成了減輕或免除自身債務、對勞動者不利的手段。

這顯然與勞動合同法的立法本意背道而馳。既然為勞動者出具離職證明被規定為用人單位的一項法定義務,那么出具離職證明的目的就只能是促進和保障勞動者的勞動權益,而不是保護原用人單位的利益,且勞動合同法也沒有規定勞動者需要在離職證明上簽字確認。因此,對于勞動者簽名的法律效果,原則上應解釋為其對收到離職證明的一種確認,也就是簽收的效果。

本案中,高某在離職證明存根上簽字,而離職證明存根是離職證明的一部分,該簽字僅代表高某簽收了離職證明,不具有處分、放棄民事權利的意思表示。高某主張的加班工資應根據實際情況重新核算。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四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第五十條、第八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二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判決:

一、撤銷一審判決;

二、教育科技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高某支付2015年11月至2018年8月期間加班工資差額95680.31元;

三、駁回高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四、駁回教育科技公司的訴訟請求。

法律評析

一、勞動合同解除或者終止后,用人單位的義務

用人單位應當在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時出具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的證明,并直接送達職工本人,本人不在的,交其同住成年親屬簽收。直接送達有困難的可以郵寄送達,以掛號查詢回執上注明的收件日期為送達日期。只有在受送達職工下落不明,或者用上述送達方式無法送達的情況下,方可公告送達,即張貼公告或通過報刊等新聞媒介通知。自發出公告之日起,經過十五日即視為送達。能用直接送達或郵寄送達而未用,直接采用公告方式送達的視為無效。

用人單位應在十五日內為勞動者辦理檔案和社會保險轉移手續,如果勞動者不提供轉移去向,用人單位應自勞動者離職十五日內,按國家規定將其檔案轉移至其戶口所在地有關部門。凡是依法應當由用人單位為勞動者繳納社會保險費用,在勞動合同終止時用人單位應當負責全部繳足。用人單位依照本法規定應當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的,要在辦結工作交接時支付。

用人單位對已經解除或者終止的勞動合同文本,至少保存二年備查。這樣規定,一是為了留存檔案,若發生爭議,有據可查;二是督促用人單位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即使勞動合同解除或者終止后,勞動保障監察部門仍然有可能檢查勞動合同文本。

二、勞動合同解除或者終止后,勞動者的義務

勞動者應當按照雙方約定,辦理工作交接,如交回自己保管的用人單位的生產工具,將自己做完的工作向用人單位報告,尚未做完的工作報告進度等。用人單位應當支付經濟補償金的,在辦結工作交接手續時向勞動者支付。勞動者辦理工作交接與用人單位支付經濟補償金應同時履行。

勞動者對于在用人單位工作期間獲知的用人單位的商業秘密,應在勞動合同終止后一定時期內繼續保密。如果勞動者與用人單位簽訂了競業限制條款,應當遵守約定。原用人單位作為對勞動者放棄部分就業權利的補償,也應當依照約定向勞動者支付競業限制補償金。

三、勞動者在離職證明上的簽字僅代表簽收,不具有處分、放棄民事權利的意思表示

本案中,二審判決“本院認為”部分已經進行了闡明。勞動者對離職證明的簽字僅具有簽收的效果,即確認其收到了離職證明,不具有處分、放棄民事權利的意思表示。如果在解除時用人單位希望與勞動者就勞動關系項下的權利義務一并處理,則應與勞動者簽訂正式的解除協議,在解除協議中進行明確約定。因此,即便離職證明經勞動者簽字確認,其中有關權利處分、債務結算的內容亦不能視為雙方達成的合意。

吳叢江個人網站:wucongjiang.com

責任編輯: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